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房产频道 >> >> 正文
邮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14352257
客服:35130161
电话:18560041876
新闻搜索:

学区变更 校区选址 济南历下教育屡陷舆论漩涡

2016/10/12 9:24:38  来源:www.zqtie.com  作者:章丘房产网  阅读:次 字体:
摘要:今年5月份以来,历下教育可谓置身“多事之夏”,学区变更、孩子无法就读原学校、校区选址遭质疑,风波接连不断,让历下区教育局屡陷舆论漩涡之中。

  8月中旬以来,绿城百合花园100多位业主一直在为孩子上幼儿园一事奔波。由于历下区教育局要求小区内的幼儿园限定班额,造成162名孩子中只有120名可以入园。事件发生以来,家长们多次维权,百合幼儿园、开发商绿城置业以及历下区教育局至今没有协商出令各方都满意的解决办法。截至目前,绝大多数家长仍在等待结果。

  记者梳理近期公开报道发现,今年5月份以来,历下教育可谓置身“多事之夏”,学区变更、孩子无法就读原学校、校区选址遭质疑,风波接连不断,让历下区教育局屡陷舆论漩涡之中。

  A 幼儿园突改“小班制”,摇号定孩子去留

  8月31日,绿城百合花园的家长们第一次进行集体维权,原因是第二天就要开学了,百合幼儿园却临时组织了一场摇号,决定162名适龄儿童中究竟谁是“幸运儿”,可以在120个名额中占有一席之地。而这一切的起因,是历下区教育局突然在今年规定,必须实行小班制,每班只有30个名额,要想孩子们都入园,就要交出全体业主共有的文体活动中心,将其改建为幼儿园,在此之前,百合幼儿园内每个班都有50余名学生。

  面对业主们维护公共财产、拒绝摇号的态度,历下区教育局学前教育及信访方面原负责人王副局长答复记者,称近年来全省都在实行小班制,百合幼儿园必须严格遵守,对于无法入读的孩子,由家长自行解决。

  【家长维权过程】

  ▲9月1日开学当天,家长们带着孩子直接来到百合幼儿园,被拒之门外,随后又在历下区教育局门前苦等一下午。百合幼儿园园长不出面、不接电话,历下区教育局方面承诺9月5日给出答复,可家长们等到的却是“领导突然被调走,没人作决定”。据了解,此前给记者答复的王副局长已离职。

  ▲9月8日、10日,绿城百合花园业主先后两次前往该小区售楼处以及绿城玉兰花园售楼处,希望开发商出面协助业主维权,而绿城置业给出的答复是开发商无权干涉教育政策,对已经交接给历下区教育局的百合幼儿园不再有管理责任。

  ▲9月13日上午,家长们来到历下区委,这是目前他们进行的最后一次维权。截至当天记者发稿时,现场谈判没有结果。

  ▲9月20日下午,记者回访绿城百合花园业主,得知业主们又被放了“鸽子”。“当时答应中秋节后给我们答复,要么全部接收,要么就是扩班,但是到现在也没有答复我们。”业主王先生告诉记者,历下区教育局称已将方案提交给历下区委,由对方最后定夺。

  ▲9月21日晚上,历下区教育局工作人员与派出所民警来到绿城百合花园,就此事与业主进行谈判,但仍表示要占用小区的文体中心。

  随后,记者致电山东省教育厅,以家长身份咨询“小班制”相关政策,得到的答复是并没有硬性规定。

  “省里定的基本办园条件标准是小班25人,中班、大班30人,这个标准2017年作废,现在正在对标准进行修订。这个规定是为了保证教育质量,但是实际招生数量,还是由幼儿园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幼儿园并不像义务教育阶段可以划分学区,怎样招生是根据幼儿园实际容纳量决定的,省厅给出的是指导意见,具体解决方法还要历下区教育局决定。

  记者提出能否让孩子先入学、后分流,避免孩子在家干等,该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相关的应对政策,但将与历下区教育局沟通,尽快解决此事。

  B 入学报名前夜调整学区,令家长措手不及

  记者检索公开媒体报道发现,历下区范围内在招生入学方面突然变动引发的风波,今年已发生不止一例。

  今年7月12日到13日是历下区2016年户籍适龄儿童入学提交材料审核的日子,可就在前一天下午6时左右,历下区教育局发布今年历下小学秋季招生学区范围公示,其中不少学校的学区范围较之前发生变化,让本打算次日去提交材料的家长们措手不及。

  根据“历下区2016年秋季招生学区范围”的公示,历下区新增4所小学,包括俊德实验学校(小学部)、弘毅小学、龙德学校(小学部)以及山大路实验小学(暂名),同时不少学校的学区范围较2015年有所调整。

  根据山东省教育厅2014年5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普通中小学招生工作的指导意见》(鲁教基发〔2014〕2号),“各地学区划分方案要及时向社会公布。学区划定后要保持相对稳定,确需调整时要由县级教育行政部门邀请相关单位和家长代表参与,进行审慎论证。”

  接受采访时,不少家长表示在提交入学审核材料的前一天公布学区,根本就没有时间应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另一方面,由于个别学校学区范围变更,让花费巨额资金购买的学区房也失去意义。

  在此次学区变动引发的风波中,历下实验小学学区的变动最受关注。

  7月14日上午,一条“历下实验小学门前学生家长被保安殴打”的消息在微信传开,引发济南市民热议与关注。事情的起因是,历下区教育局重新划分小学学区后,山大路85号利农小区及花园庄东路16号数码港小区的孩子无法就读原学区内学校。根据冲突现场视频,数十名身着保安制服的人员及民警正在阻拦情绪激动的家长们,其中不乏拖拽、推搡等肢体冲突。

  事发时,利农小区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今年小区内共有8名适龄儿童上小学,2015年之前,该小区孩子一直就读于历下实验小学,至今已有50多年时间,因此7月11日学区划分公布时家长们并未留意,且已在网上完成了相关手续并通过审核。当天晚上,家长们却突然接到“不能就读”的电话通知,而7月12日、13日就是材料提交、面试的日子。

  数码港小区业主也向记者爆料,2002年7月,该小区开发商(舜华园建设)与历下区教育局签订协议,由历下实验小学接收数码港住宅住户适龄子女入学,初中则入读甸柳一中,2003年后该小区学生就一直就读于历下实验小学。由于学区划分太过突然,家长们根本没有心理准备,所以其质疑教育部门违反协议规定。

  在2016年济南市历下实验小学学区范围公示中,确实没有这两个小区的门牌号码。当时,数码港小区的孩子们被通知到山大路实验小学(暂名)就读,而利农小区在哪个学区仍不确定。此后,记者曾多次拨打历下区教育局公示的咨询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历下区教育局一名贾姓科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报名前一天才公示学区以及新学校定位的事希望业主能谅解,山大路实验小学(暂名)和历下实验小学享受同等教育资源,并且在管理、设备、学科等方面还会优于原学区划分的小学。

  C 拆迁指挥部“变身”学校引家长不满

  学区变动引发的余波尚未平息,另一起因招生引发的事件又起波澜,再次触动了家长们的神经。

  8月中旬,有网友以“凭空冒出的济南‘燕翔小学东校区’”为题,在网上爆料称自己是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家长,收到孩子被燕翔小学东校区录取的通知后,按照地址找过去,发现学校竟然是一处拆迁指挥部,“门口没有悬挂任何关于学校的牌子,没看到操场,没看到任何的教学设施,院子停满了车辆。经过询问门口的保安得知,这里就是小学,并强调只有3楼是小学。”

  根据爆料者提供的现场图片,教学楼的地面、墙体上有明显裂纹,部分护栏有缺失及损坏的情况,教室里没有任何教学设施,不少家长对此质疑道:“为什么把我们的孩子安排在这样一所学校,孩子们在这样仓促启用的教室里学习,安全有保障吗?”

  按照当事人的说法,此事共涉及历下区200多名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以前从没听说过这所学校,不少学生的居住地与学校距离很远,家长们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接送孩子,而且周边很多工地,在这种环境里怎么能好好读书?”

  针对此事,历下区教育局于8月22日答复媒体时表示,燕翔小学东校区原本是一所成人中专,后由拆迁指挥部借用,指挥部很快就会撤离。工作人员将重新粉刷楼体、安装空调、加高护栏、铺木地板、排查安全隐患等,同时准备了270套新桌凳及多媒体设备。东校区的师资由燕翔小学统一管理。

  历下区教育局同时表示,区委、区政府和区教育局充分考虑外来务工人员家庭实际困难,在全区教育资源已经饱和的情况下,将符合赋分条件的随迁人员子女全部接收,尽量减少新的留守儿童产生,集中安排历下区东部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入读燕翔小学东校区。

  记者检索最新的媒体报道了解到,燕翔小学东校区于9月1日正常开学,并进行了揭牌仪式,报道中称,燕翔小学东校区为历下区新增学校,“为使孩子们能在舒适安全的环境中学习生活,学校领导老师暑假一直加班加点,积极改善学校环境。”

  惠民政策利好缘何风波不断?

  在市民眼中,历下区坐拥优质教育资源,与教育相关的惠民政策也不断释放:减免适龄儿童学前教育保教费、率先尝试推行“12年义务教育”、免费为区属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提供校服、免除辖区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课本费、作业本费和医保费……历下区每年将数亿元投入到教育惠民政策当中,致力于辖区教育资源全面均衡发展。

  面对如此之多的利好政策,不少家长纷纷选择在历下区购房置业,为的就是让后代享受到优质教育。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份,历下区二手房价格涨幅为10.43%,在济南市各区县中涨幅最大。据分析,教育惠民政策的多样化,从另一个方面促使了房价上涨。

  以此次学区变更事件为例,有媒体报道,不少市民为了让孩子能上历下实验小学,以每平方米1万多元的价格在数码港小区购房,还有的市民刚刚交了5万元定金,以便让孩子明年入读。然而学区的突然变更,让这些家长措手不及。

  “同在一个辖区,为什么享受不到平等的教育资源?”有家长认为,不管是幼儿园限定班额,还是学区突然变更,由此产生的风波,教育主管部门难脱干系,“为何这一系列事件会引起这么多负面情绪,要么是准备工作没有做充分,要么就是‘一刀切’的决定太武断。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信息公开的制度,也没有让家长参与论证的机会,势必会引起家长们强烈不满。”

  实现教育公平还需公开透明

  从国家层面,推进教育均衡发展一直是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要“坚持共享发展”“提高教育质量”,为“十三五”时期教育改革发展指明了方向。今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也提出,以共享发展促进教育公平。而教育的共享发展,要解决的其实是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

  在采访过程中,不少家长表达过这样的看法:历下区的惠民教育政策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也正因为如此,大家都想让孩子在辖区里入学,但是当供求关系无法达到平衡时,如何让教育资源共享发展?作为教育主管部门,是否提前预见到可能存在的问题?问题出现时是否有应急对策?是否应该从为民考虑的角度出发,去透明、公开地解决问题?

  “百合幼儿园的问题,教育局的做法有失公允;小区突然被‘踢’出学区,教育局的态度是‘请市民理解’;早先与开发商签订的合同,说不执行就不执行了。”有家长直言,面对一系列问题,教育主管部门表现出的态度并不诚恳,“我们也理解,学校数量不足、校舍紧张、师资短缺等问题确实存在,但由此产生的问题,不能以这样突然和武断的方式去处理,我们实在难以接受。”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曾表示,按照《义务教育法》,任何与受教育者权益相关的教育决策,都必须事先公开听取意见,举行听证会,把民意纳入决策,而不能由行政部门自行拍板决定。

  在为学区变动一事维权过程中,有家长表示5月底就曾提交了摸底信息,后来也一直在咨询学区的事,但教育局没有任何答复,家长们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其他辖区的学区公示和招生工作早就进行了,为啥历下区要这么晚才确定?况且学区变化这么重大的事情,是否找家长代表参与论证我们也不知道,信息太不透明了。”

  中国行政法研究会理事解志勇认为,学区划分属于行政决策,决策程序上的不透明、不公开,容易造成公众产生“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缺乏权力上的监督”的合理怀疑,如果事实上真的缺乏监督,“有可能会导致暗箱操作、滥用职权,会引起教育上的腐败现象。”

  官网公告引发“外来娃入学门槛”之争

  除了因招生入学引发的一系列风波,今年5月27日,历下区教育局发布今年的小学招生信息,就外来娃入学是否提高门槛一事,与一家媒体展开争论,并在社会上引发关注。

  5月28日,省城一家媒体以《外来娃入学 家长学历至少大专》为题目刊发报道,称根据2016年历下区小学适龄儿童网上信息采集工作通告,“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进行信息采集时,家长必须提供大专以上学历证明。”

  消息一出立即引发社会强烈关注,有声音称此举非但抑制个体社会化流动,还会加剧留守儿童问题,并将矛头直指历下区教育局。

  5月30日,历下区教育局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郑重声明,称媒体报道系“错误解读”,该局发布的信息采集通告用于研判招生形势,不存在所谓“学历门槛”问题。“登记学历信息只是采录的适龄儿童相关内容之一,并不是设置的‘入学门槛’。”历下区教育局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外来就业人口学历高低并不决定其子女是否能入学,能否提供大专以上学历也不是为其子女入学设置的门槛。

  一天之后,该媒体再次作出回应,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刊文《历下教育局一份通告改了又改,到底谁错了?》,并贴出相关截图,称5月27日历下区教育局官网发布的《通告》中,明确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需携带材料中,包括户口簿、父母身份证及学历证明(大专以上)。引发舆论关注后,5月30日,教育局官网将需带材料内容改为“户口簿、父母身份证及学历证明(其中大专及以上学历的,需提供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学历在线验证报告》)”。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